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工作简报 >> 正文
  • 工作简报(2011年第5期)
来源: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1-12-20 22:05:31  阅读数:
工作简报
                                     (2011年第5期)                     2011年12月


我中心隆重召开我国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出版座谈会




      11月30日上午,由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保护(2011)》出版座谈会”在位于北京西单的广州大厦隆重召开。会议主办方领导、中山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梁庆寅,社科文献出版社总编杨群出席会议并先后致辞。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周小璞,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孙若风,教育部社科司规划处处长何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非遗中心主任杨治,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张庆善,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朝戈金,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刘祯,《中国艺术报》社长向云驹,北京大学教授高丙中,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董晓萍,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祁庆富(以上均为本中心学术委员)等20余位知名学者出席了会议。本书编委会主任黄天骥及本书主编、副主编出席会议,听取了专家们的意见。
      与会领导和专家就本书的体例、编写方式、资源来源、对目前非遗保护工作的意义、未来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等一些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一本具有开创性的非遗发展报告,梳理了十年来我国非遗保护的发展历程,总结了我国非遗保护的成绩和经验,也指出了存在问题。本书的结构合理,详略得当,编者面对浩泛的资料,下了很大的工夫。这本书很厚重,正是当前我国非遗工作所需要的。与会专家进一步指出,中山大家在非遗保护方面人才济济,是全国高教系统以非遗保护为名称的重点研究基地,起步早、积累深、贡献也大,本书的出版就是一个明证。当然,由于本书是第一本非遗发展报告,在体例的确定、资料的齐备等方面尚有相当提升空间。专家们围绕今后如何进一步提高发展报告的建议提出了很好的参考意见。
      2010年初,考虑到全国非遗保护实践在日益向综深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对过去十年的保护情况作一个总结和思考,我中心开始筹备本书的编写工作。这个计划先是得到了中山大学“985”建设工程三期项目的资助,后又被教育部列入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报告培育项目。在这两个项目经费的支持下,本书得以顺利出版。
      作为国内第一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该书立足于“一本兼具实用性和学术性的工具书”的定位。全书分总报告、分题报告、年度热点、大事记、附录等五大部分,其中后两部分是对非遗保护相关资料的呈现,前三部分是针对这十年非遗保护的情况展开的讨论和概括。书中既有对现象的描述和数据的分析,也有对本质问题的探索;既有对非遗事象在时间纵向上的发展综述,也有对当前保护工作关涉的横向话题的观察。
      本书(总报告)首先梳理了从2001至2010年十年间,我国非遗保护工作的发展概况:2001至2004年是保护工作的第一阶段,主要事件是2001年昆曲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下简称UNESCO)公布的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3年,UNESCO通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同年,文化部发布《关于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通知》;2004年,我国签署《公约》。2005至2008年是保护工作全面展开的第二个阶段。从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开始,围绕着名录申报,在社会各届的共同参与下,非遗保护工作深入到了全国各地,呈现出遍地开花之势。从2009年起,文化部设立非遗司,各省市纷纷设立非遗处室,非遗保护工作步入规范化运作的第三阶段。
      书中对非遗的法律法规建设情况进行了全面的回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出台之前,我国的《宪法》、《著作权法》、《教育法》等法律文本就涉及了与非遗保护有关或者可以被运用于保护非遗的一些条款。国家行政法规中,从早期的《中医药品种保护条例》、《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到这几年专门针对非遗制定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暂行办法》,都为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出台奠定了基础。在国家法规的引导下,不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也出台了相应的地方性保护法规。这些文本共同构成了非遗保护的法律屏障。本书还从案例入手,对目前我国非遗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探索和实践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政府主导”是我国现阶段非遗保护的重要原则。书中对此进行了专门的论述。首先通过对一些重要的非遗保护文件的分析和几个关键性事件的叙述,介绍了“政府主导”原则的提出及政府保护架构的设置。然后从角色含义的层面解释了政府的作用,认为在非遗保护中,政府扮演着规则的制定者、资源的调集者、保护行动的实施者这三重角色,从而引发了对“政府主导”这个工作原则的重要性和可能产生的弊端的思考。一方面肯定了“政府主导”在现阶段保护工作中必然性和必要性,认为正是其“全能型”的优势使全国上下在短短十年之内就形成了保护非遗的整体意识;同时也提出了政府的过度参与可能导致的“保护性破坏”,因此应该更好地发挥其作为规则制定者和资源调集者的作用,而逐渐淡化其行动实施者的功能,引导全社会更多地参与到保护当中。
      通过陈述保护过程中的关键事件,本书对非遗保护中最重要的抢救性保护、整体性保护、生产性保护三种模式展开了详细的讨论。认为生产性保护是最具争议,也是最具开发潜力的一种保护方式,它是动态的保护方式,体现了积极保护的意识。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产性保护由于与经济利益密切挂钩,又可能是具有破坏性的保护方式。换句话说,其动态保护的优越性潜在的是破坏性的因素,并且这种潜在的破坏并不因保护主体的主观愿望而不发挥作用。因此作为弥补,静态、消极的抢救性保护方式便显示了重要性。整体性保护则着眼于整个生态区域的文化遗保护,而不是单一项目,区域内每一个单项加起来,就形成了整体的态势。所以,这三种保护方式应综合利用,才能制定出最佳的保护方案。
      非遗的传承也是本书重点讲述的一个话题。非遗的类别不同,传承方式也会有差异,其中家族传承、师徒传承和学校传承是最常见的三种途经,此外还有社区兴趣活动式的传承。从当前非遗的传承教育情况可见,凡被纳入学历教育的项目,传承情况都比较好,传承人的培养、非遗项目的持续发展前景比较乐观。但有学者则认为,非遗传承人不适合在学校培养,而应该在原保护地培养。
      谈到非遗教育,本书特别指出,这里所说的教育,指的是传承人之外的非遗管理人才、研究人才的教育和面向社会大众的非遗科普教育。按教育类型分,主要有学历教育、培训班、学校普及性教育和面向社会大众的普及性教育等。其中学历教育最重要,是培养高层次非遗管理人才、研究人才的根本途径。硕士以上高学历人才的培养在非遗学科化建设方面已经走在了前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相对而言,“非遗学”本科专业建设发展较缓慢。
      非遗的学术研究是非遗保护的智力支持。继2002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2003年中山大学成立传统戏曲与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后更名为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并被教育部列入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以来,我国许多高校成立了非遗研究机构,为我国非遗搭建起了很好的学术研究平台。这些研究机构通过开办学术研讨会、开展国际学术交流、出版论著、创办学术期刊、撰写科研论文等方式,为非遗的学科建设、理论构建和保护问题研究等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问题与展望方面,本书重点谈及三个问题:一是非遗保护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二是社会浮躁风气、商业氛围对非遗保护的负面影响;三是非遗保护与研究脱节,研究成果不能及时被采纳等,提出了加快推动非遗学科化建设步伐等建议。
      本书的分题报告包括了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戏剧、曲艺、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民俗十个专题保护发展报告,分别对十大类别的非遗在这十年的保护状况进行了综述,并对保护当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思考。
      2010年度热点选取了“生产性保护”的话题,详细回顾了“生产性保护”这个概念提出和不断深化的过程,对相关保护实践的开展进行了介绍,尤其分析了生产性保护在2010年在各地受到重视的情况,认为应该加强对生产性保护的理论研究,使其成为更有效、更科学的非遗保护方式。


 

我中心出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反响热烈

      我中心编写的我国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出版后,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反响热烈。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中华读书报、广州日报、光明网、新华网、人民网、中广网、凤凰网等主流媒体140余家相继予以了报道。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2012)》启动
 
      12月15日,教育部组织的“发展报告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我中心主任康保成教授参加了会议。在会议精神的指导下,参照“《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保护(2011)》出版座谈会”各位专家学者和领导的意见,我中心准备启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报告(2012)》。根据专家领导的意见,发展报告(2012)中的分题报告部分拟由各领域专家撰写。我中心已向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非遗保护中心寄送了样书和征稿函,力争在2012年的报告中补遗完善,使其更科学、更齐备、更具参考价值。
 
我中心成功举办首届“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政策比较”研讨会
 
      2011年11月6-7日,由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的主办首届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政策比较”的研讨会(First China-US Forum on ICH:Comparative Policy)在广州南海召开。这是我中心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克尔博艺术、事业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urb Center at Vanderbilt University)合作开展的“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政策比较”项目的组成部分之一。范德堡大学校长尼克·泽普斯和中山大学副校长陈春声教授分别为此次研讨会致开幕辞,中心主任康保成教授和范德堡大学克尔博中心主任艾伟教授也发表了讲话。
      研讨会邀请了中国、美国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专家学者20余人出席,提交会议论文16篇,其中主题发言论文8篇,评论论文8篇。两国专家学者代表就中美两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状况和问题进行了专题发言。会议纪录如下:
      中国艺术研究院苑利教授针对当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探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操作性定义中存在的不足,认为该定义应该从时间、传承形态、生存状态、遗产价值、实物形态、范围加以限定,在此基础上,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质、分类进行了生动阐释,不提倡来自政府、专业方面的改变,非遗作为一种活态文化,那么应由谁来改变?这一问题在这次研讨会中已经得到回答。
      华中师范大学黄永林教授就现代数字化技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存、展示和传播共享的重要作用以及数字化技术运用所需注意的问题展开了讨论,美国学者就此议题描述了美国当下利用百年以前的传统音乐音像资料的情况,认为技术保存为未来的人们更好地理解、调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提供了越来越准确的信息,因此遗产的技术保存是值得当代学者结合民族志理论投入学术热情展开的一项有意义的工作。
      中山大学的高小康、宋俊华教授的主题发言侧重于中国城市化、产业化的现代化进程背景下阐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高小康教授描述了城市的同质化建设引发的文化反思,继而引起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但却在“保护”理念指导下造成新的破坏,而进入城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否传承下去,高小康教授以广州市的客家山歌为例回答了这一问题。同时对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进行的产业开发的双刃剑现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宋俊华教授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企业为切入点,讨论了国家保护政策法规与企业经营生产实践二者之间存在的问题,强调国家和企业必须明确各自的角色定位。宋俊华教授所讨论的遗产产业问题,引起中美两国学者就社区民众意愿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现象的热烈讨论。
      美国纽约州艺术委员会罗伯特·巴龙(Robert Baron)讨论了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在全美各州实施的民间艺术项目情况,探讨项目实施过程中各州立政府、NGOs、学术研究机构实体之间的关系,思考其中涉及的专业指导、协调和社区文化自主问题和地方资助结构艺术家个人的发展方略。
      美国史密森尼民俗机构丹·希伊(Dan Sheey)讨论了涉及民俗音乐唱片的版权法规框架,制作唱片各方的收入分配,指出在保证音乐版权的公平、合理实施方面美国音乐版权面临的问题,就美国民俗音乐唱片版权限定和公众利用提出出自己的建议。
      美国西肯塔基大学迈克尔·安·威廉姆斯(Michael Ann Williams)认为美国已有的历史保护运动中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已有所关注和研究,从19世纪对印第安人文化的搜集到20世纪早期民俗节日的出现,20世纪60年代关于民间艺术的保护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内容。同时,企图对国家政策产生影响的整合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努力并不成功,若要帮助和支持地方社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著者提出了可供参考的措施。
      美国西部民间生活研究中心查理·希曼(Charlie Seemann)介绍了美国一年一度、至今已连续举行28年的全美牛仔诗歌会。除了介绍牛仔诗歌会本身的成立原因、评审形式、参与者选取标准、牛仔手工艺展览和手工艺传授等组织方式,重点阐述了该研究机构如何协助以真正社区成员为中心的诗歌会的举行,进而获得当地社区成员认同的过程,对这一议题,美国学者强调学者与社区在牛仔诗歌会中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样的。而正是通过民俗学者的调查,把原本分散的、被大众文化淹没的草根力量重新聚集到一起,让他们重新表达自己的生活。
      此次研讨会在美国民俗学会执行理事长罗仪德(Timothy LIoyd),范德堡大学比尔·艾伟(Bill Ivey),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俊华教授总结发言中圆满结束。研讨会的举办,为中美两国学者面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相互吸取有益的经验,搭建了一个对话交流的平台,推动了中美两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政策、管理方面的学术比较研究。
 
 
我中心项目喜获美国岭南基金会资助
 
      2011年12月5日,我中心“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持续发展”项目正式获得美国岭南基金会资助。此笔基金主要资助我中心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克尔博艺术、事业与公共政策中心的项目合作,包括双方举办会议、会议论文集出版、中美高校或研究机构的青年学者互访所产生的相关费用。我们希望通过该项目让双方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和保护的学者有密切深入的交流,并促进中美两国的文化繁荣与相互理解。
 
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特色项目之一——“中国戏剧艺术高层论坛”成功召开
 
     三年一届的广东省艺术节是由广东省文化厅主办的省内最高水平的专业艺术表演盛会,从1984年开始,迄今已举办了十届。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于2011年11月举行,适逢辛亥革命100周年与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为使本届艺术节不仅仅成为艺术表演、评奖的节日,同时又是艺术讨论与提高的盛会。2011年11月19日,由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承办的“中国戏剧艺术高层论坛”在中山大学中文堂301成功召开。    
      本次论坛得到了广东省文化厅、中山大学的大力支持。邀请了海内外的众多学者,就当代戏曲创作演出的现状、问题与对策;当代话剧创作演出的现状、问题与对策;民间特色剧种的传承与发展问题;戏剧精品化与戏剧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戏剧音乐、舞美、演出等相关问题以及戏剧评奖与戏剧发展关系问题展开热烈讨论。与会学者包括台湾大学曾永义教授,台南成功大学艺术研究所朱芳慧教授,新加坡亚太演艺研究中心蔡曙鹏主任,中国戏曲学院前副院长贯涌教授,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龚和德老师,原上海戏剧学院院长荣广润老师,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刘彦君研究员,华南师范大学陈建森教授,广州大学文学院院长刘晓明教授,广东文史馆陈中秋教授,我中心黄天骥、康保成、宋俊华、欧阳光教授等三十多名专家学者,以及我校戏曲专业的博士生,共五十五人。    
      本次论坛充分利用了艺术节评委和专家学者的学术资源,把单纯的表演、评奖与学术研讨相结合,丰富了广东省艺术节的办节模式,提升了艺术节的学术内涵,塑造了艺术节的品牌形象。
 
 
      11月17日下午,世新大学讲座教授、台湾大学名誉教授、财团法人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名誉董事长、我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著名学者曾永义先生在中文堂206为中大学子进行题为《台湾民间技艺》的学术讲座。曾教授为我们讲述了财团法人中华民俗基金会成立的始终及其宗旨,并介绍了基金会在过去三十年在保护台湾民间技艺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和成就。他指出,民间技艺作为民族文化的载体和传承形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保护民间技艺就是保存民族文化之根。曾教授播放了一段视频,展示了财团法人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举办的一场民俗技艺展示活动。据他介绍,由他亲自主持的这次展示,汇聚了台湾大部分的民间技艺形式,连续举行五天五夜,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看,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力和宣传效应。视频中呈现出台湾民间技艺之丰富多彩和两岸文化艺术之密切渊源,均令现场师生十分惊叹。    
      由广州大学文学院院长、广东省重点研究基地“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刘晓明教授主讲的《如何认识一张桌子——关于<三岔口>客体的三种阐释》,11月18日上午在中文堂206举行。在黄仕忠教授的主持下,这场讲座采取了座谈、交流的形式,刘晓明教授从自己在德国的所见、所闻、所感所谈起,批评了当前中国学术界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并对传统戏剧研究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希望。接着,刘教授以传统剧目《三岔口》中的桌子为例,提出中国戏剧中客体的三重意义——原客体、现客体、超客体,并认为客体存在的具体意义是由“境真”所决定的。刘教授的演讲慷慨激昂、极富激情,又频引哲学术语和西方理论知识,令现场聆听讲座的同学受益匪浅、备受感染。    
      此次“戏剧艺术系列讲座”的举办,旨在加强理论研究与表演实践的交流与互动,并给广大学子和戏剧爱好者提供一个学习、讨论的机会和平台。三位主讲人以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水平一流的演讲,为我们带来了三场精彩的学术与艺术盛宴,大大提升了本次艺术节的学术内涵。    本次论坛充分利用了艺术节评委和专家学者的学术资源,把单纯的表演、评奖与学术研讨相结合,丰富了广东省艺术节的办节模式,提升了艺术节的学术内涵,塑造了艺术节的品牌形象。
 




 
黄仕忠教授获得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海外藏珍稀戏曲俗曲文献汇萃与研究》
 
      黄仕忠教授投标的《海外藏珍稀戏曲俗曲文献汇萃与研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立项,项目批准号为11&ZD108,资助总额为80万元。这是我中心继黄天骥教授获得201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全明戏曲编纂与明代戏曲文献研究》之后,又一重大突破。
      黄仕忠教授近十年内五度赴日作访问研究,对日本各图书馆所藏中国戏曲版本作了全面的调查,在此基础上,撰成《日藏中国戏曲文献综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又考索这些书籍东渡情况与收藏源流,揭示其中的孤本、稀见之本的价值,撰成《日本所藏中国戏曲文献研究》一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还选取日藏戏曲的精华,与京都大学金文京教授、东京大学桥本秀美教授合作编选了《日本所藏稀见中国戏曲文献丛刊》(第一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这些工作,在国际汉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本次所获国家重大课题,即是以这些工作为基础,并将视野拓展到全世界。拟以八辑的篇幅,把日本、北美、欧洲、俄罗斯及东欧,以及台湾省的珍稀戏曲及俗曲文献,编选影印出版。这项工作的推进,也将嘉惠学林,有力地推进戏曲与俗曲研究的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