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粤剧文化 >> 论文 >> 正文

温馨提示:在线阅读请安装PDF阅读器 点击下载阅读器

  • 《郑培英艺术之路》序
来源: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网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5-9-7 16:27:09  阅读数:

 

董上德

 

这不是一本普通的艺人文集。甚至可以说,它与我们熟知的某些艺人回忆录不一样:一来它不是“口述”的,而是艺人自己一字一句写出来的;二来所写的文章,出自不同的年代,显然不是为了“回忆”才动笔,而是为了不断地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而写;三来与“不断地提升自己”相关,这些文章有着鲜明的反思色彩,反思自己的不足,反思自己的成长经历,反思自己在艺术探寻路上所收获到的点点滴滴,并且,在反思的过程中有灵光一闪的领悟,有发自内心的对师长及亲人的感恩之情,不虚拟夸饰,不故作高深,却是诚诚恳恳,真真切切,感性与理性相结合;确切地说,它本来是写给自己看的,更像是一部放在自家抽屉里的“从艺备忘录”。

过去的很多艺人,风里雨里,闯荡四方,舞台感觉极好,艺术领悟力很高,却因为文化水平的限制,以及年年月月的奔忙,没有来得及“口述”,更无法亲自动笔记录自己的演艺心得,很多无比珍贵的舞台经验只好随风而去。这才是最可痛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故此,环顾百年艺坛,像由“口述”而成的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盖叫天的《粉墨春秋》等,可算吉光片羽,数来数去,多乎哉,不多也。

粤剧表演艺术家郑培英女士,擅以青衣、闺门旦等行当应工,术业专精,其唱腔、做工有口皆碑。作为影响深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粤剧的文化价值越来越受到世人的重视和珍惜,郑女士正是粤剧的代表性传承人。更为难得的是,她并非科班出身,靠自己的刻苦、悟性及不断进取的精神,并得良师指点,卓然成家,可谓功不唐捐。虽身历时代风云,尝尽舞台甘苦,却能自我激励,自己成就自己,付出的心力与汗水转化为个性化的且与时俱进的艺术造诣。在化妆间,从镜子里看到的是一个另外的“我”;在舞台上,一丝不苟,全心全意,带戏上场,将这个“我”融化在戏情戏理之中,打动着无数观众;在舞台下,投身于瞬息多变的现实生活之中,平时的排练、师友的交流、夜里的阅读、灯下的写作,乃至于特定年代的乡间劳动以及与村民同吃同住的“非常态”体验,无一不在滋养着自己的艺术灵性,无一不在深化着自己对现实人生与舞台情境的对应关系的理解。这是一位对“自我成长”高度自觉的艺术家。

正因为自觉,她才会不失时机地写作演出手记。在成功塑造了一个舞台形象之后,就及时记下自己的演出心得;一个个舞台形象“立”了起来,一篇篇演出手记也就应时而生。这正是《郑培英艺术之路》一书的主体部分。这一系列手记,除了“备忘”的意义之外,同时,也是别具一格的艺术谈,也是个人艺术的成长史。不可忽略的是,它还是现代粤剧史上不可多得的“史料”,折射了近六十年粤剧剧目的变迁、粤剧艺术的改革,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粤剧演出所走过的曲折之路。

郑培英女士从艺至今已经六十年。从艺之前,读书时是尖子生,在学生时代打下良好的文化基础;从艺之后,依然勤奋读书,尤其是为体验“角色”做多方的准备,从来就没少下案头功夫,这是她与有的艺人不一样的地方。她的文字,简洁洗练而又准确到位,流畅生动而又透出灵性,比如,她擅于演出“苦情戏”,所塑造的“秦香莲”形象深入人心;《秦香莲》一剧中的“杀庙”是重场戏,她在忆述自己的演出体验时写道:“在‘杀庙’一折,韩琪舍身取义,放走秦香莲。我泪已流干,满腔怒愤,跪别韩琪,高举血刀,庄严、悲壮地一步一步迈向台前,我把台下的观众席看成是一条充满艰险的复仇之路,祸福未卜,我用坚毅不屈的眼神流露,无论前路荆棘丛生,也要扳倒陈世美,以报韩琪的大恩大德。”她是如此动情地融入了角色,甚至是“把台下的观众席看成是一条充满艰险的复仇之路”,这样的文字,深刻而鲜活,读过之后,久久难忘。

我年少时是郑培英女士的一个“听众”,从收音机里听她的“江姐”;那个年代,节目不多,有限的节目播完又播,已然成为忘不了的少年记忆,于是,“郑培英”的名字早已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出于难得的机缘,先读为快,一口气读完了《郑培英艺术之路》。我感动于一位艺术家的的勤奋、悟性以及对“自我成长”的自觉,心想,哪怕是一个外行人,读着这样的文字,也会受到艺术的熏陶、毅力的感染,也会像郑培英女士一样对自己的“成长”有所反思,有所觉悟,这比起时下那些不着边际、空洞浮泛的“励志”读物还有趣、更有益。

或许,《郑培英艺术之路》出版后,粤剧以及广东的其它地方剧种的艺人们的同类著作会越来越多。想当年,胡适先生一再呼吁人们多写自传,这样的提议自然是有启示意义的。我们天天讲“传承”,而艺人的“现身说法”千金难求,何况还是从艺人自己的笔下“原汁原味”出来的东西,更值得我们的敬重与珍爱。

 

                               2012620日于中山大学

            

(本文是申报“粤剧表演艺术的数字化研究”项目的前期成果,已刊发于《广东艺术》2012年第4期)